质量保证

佳源国际控股上周四股价闪崩的具体原因一直是个谜。所幸,原形正浮出水面。联交所最新文件显示,股价暴跌当日,集团首创人、董事会主席沈天晴夫妇持有的近亿股自家股票被抛售。

  1月21日在香港交易所披露的文件显示,在上周四(17日)佳源国际控股盘中狂泻近90%当天,沈天晴及其妻子王新妹以平均每股2.7611港元的价格发售了9360万股公司股票,减持总值2.58亿港元。

  腾讯财经旗下《棱镜》报道称,对此次出售的原因,佳源国际给出的阐明是,大股东沈天晴有部分股票做了抵押融资,因1月17日当天浮现大跌未能及时补仓而被强制平仓。

  佳源国际控股还称,经由此次事件后,沈天晴目前持有的佳源国际股票不再被强制平仓的危险。此外,公司还表示,股票下跌未违背任何债务条款。

  当日,佳源国际控股在午后忽然崩跌,最大跌幅达91.54%,最低涉及1.4港元,收盘报2.52港元,跌幅80.62%,成交量激增大公司史上最高程度,市值由此前一天的326亿港元缩水至63.28亿港元,跌回上市之初水平。以佳源国际为首的港股内房股板块当日纷纭下挫,市值总计大举蒸发1174亿港元。

  经此番减持之后,沈天晴夫妇在佳源国际控股的持股比例从57.65%降至53.92%,持股数减至12.84亿股。

  佳源国际控股官网信息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为明源投资,后者直接持有上市公司佳源国际55.08%的股份。沈天晴自2015年5月4日起为明源投资的唯一董事。暴跌之谜

  此前,佳源国际控股股价断崖式下跌确当面原因始终谈论纷纷,但始终未有极具压服力的说法。

  “债权违约”

  在股价暴跌当天,佳源国际控股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表示,暂不清楚股价暴跌的原因,公司层面正在查。当时,市场一度传言这家公司因美元债到期引发债务违约。

  当日晚间,佳源国际控股发布声明称,目前集团财务状况健康,业务运作畸形,管理层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随后,佳源国际控股又否认债务违约,称集团辨别于2018年1月19日及4月26日发行、共值3.5亿美元票息8.125厘的优先票据,集团确认已偿还全数款项。

  该公司还在暴跌当天于官网上持续发布4篇澄清进展布告。

  “业绩造假”

  彼时,佳源国际控股销售数据也被指造假,其在乐居统计的《2018中国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中以875.5亿元的销售额位居第35位,力压老牌房企佳兆业、万达等。而在2017年,佳源业绩的统计对象佳源国际的销售额仅79.2亿元,这象征着佳源销售增幅在短短一年间超过1000%。

  1月14日,佳源集团发声名称,佳源集团与佳源国际的企业主体完全不一致,实际情况是佳源集团2017年的销售额为508.25亿元,2018年为875.5亿元,实际增幅72.2%。

  随后,《国际金融报》援引一位佳源集团人士称,不存在任何花钱买榜的行为,佳源从未主动联系恳求参加排行榜。榜单中的增添率则是因2017年采用佳源国际的销售数据,而2018年乐居采用的是佳源国际及佳源集团地产业务的共计销售额。其强调,佳源国际营收只占了集团地产板块的20%左右。

  佳源国际控股为浙江佳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兄弟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沈天晴。佳源国际控股是沈天晴创破的佳源系唯一的地产业务上市平台。

  “做空机构恶意举动”

  1月21日,佳源国际官网披露了当天举行投资者午餐会。沈天晴在会上表示,目前初步推断是做空机构利用舆论发布不实新闻,误导投资者以便混水摸鱼所致。做空机构无中生有地指控公司有两笔合共3.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未能在到期日偿还,其次又利用自媒体引用新浪乐居财经《2018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错误的榜单,捏造虚假新闻以损害公司声誉。

  沈天晴重申,股价下跌与集团的经营状况没有任何关系,并强调集团目前业务发展十分良好,财务状况也相称稳重。另外,针对票据违约事件也再度澄清,称2018年发行的3.5亿美元优先票据已于传闻出现前全数偿还。

  “股东质押爆仓”

  之前有投资界人士指出,佳源国际控股遭受“洗仓式”暴跌或因券商斩仓所致。一财根据2018年半年报披露的股东持股信息称,沈天晴的6亿股股权质押很可能遭建银国际强制平仓。

  不过,当时佳源国际并未宣布大股东股权变动的相关布告。这份权益变动数据直到多少个小时之前才出当初联交所网站上。

  依据香港结合交易所的权利表露数据,沈天晴夫妇的均匀减持价钱为每股2.7611港元,较前一日13港元的收盘价跌了79%。腾讯财经旗下《棱镜》报道称,对于此次销售的起因,佳源国际给出的说明是,大股东沈天晴有局部股票做了典质融资,因1月17日当天呈现大跌未能及时补仓而被强迫平仓。

  佳源国际控股还称,经过此次事件后,沈天晴目前持有的佳源国际股票没有再被强制平仓的危险。此外,公司还表示,股票下跌未违反任何债务条款。

  当日,佳源国际控股在午后突然崩跌,最大跌幅达91.54%,最低波及1.4港元,收盘报2.52港元,跌幅80.62%,成交量激增至公司史上最高水平,市值由此前一天的326亿港元缩水至63.28亿港元,跌回上市之初水平。以佳源国际为首的港股内房股板块当日纷纷下挫,市值合计大举蒸发1174亿港元。

  经此番减持之后,沈天晴夫妇在佳源国际控股的持股比例从57.65%降至53.92%,持股数减至12.84亿股。

  佳源国际控股官网信息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为明源投资,后者直接持有上市公司佳源国际55.08%的股份。沈天晴自2015年5月4日起为明源投资的独一董事。

暴跌之谜

  此前,佳源国际控股股价断崖式下跌的背地起因始终七嘴八舌,但始终未有极具说服力的说法。

  “债务违约”

  在股价暴跌当天,佳源国际控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暂不清楚股价暴跌的原因,公司层面正在查。当时,市场一度传言这家公司因美元债到期引发债务违约。

  当日晚间,佳源国际控股发布声明称,目前集团财务状态健康,业务运作畸形,治理层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念。

  随后,佳源国际控股又否定债务违约,称集团分别于2018年1月19日及4月26日发行、共值3.5亿美元票息8.125厘的优先票据,集团确认已偿还全数款项。

  该公司还在暴跌当天于官网上持续发布4篇廓清进展公告。

  “业绩造假”

  彼时,佳源国际控股销售数据也被指造假,其在乐居统计的《2018中国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中以875.5亿元的销售额位居第35位,力压老牌房企佳兆业、万达等。而在2017年,佳源事迹的统计对象佳源国际的销售额仅79.2亿元,这象征着佳源销售增幅在短短一年间超过1000%。

  1月14日,佳源集团发申明称,佳源集团与佳源国际的企业主体完整不一致,实际情形是佳源集团2017年的销售额为508.25亿元,2018年为875.5亿元,实际增幅72.2%。

  随后,《国际金融报》援引一位佳源集团人士称,不存在任何花钱买榜的行为,佳源从未自动接洽请求加入排行榜。榜单中的增加率则是因2017年采取佳源国际的销售数据,而2018年乐居采用的是佳源国际及佳源集团地产业务的共计销售额。其强调,佳源国际营收只占了集团地产板块的20%左右。

  佳源国际控股为浙江佳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兄弟公司,实际操纵人均为沈天晴。佳源国际控股是沈天晴创立的佳源系唯一的地工业务上市平台。

  “做空机构歹意行动”

  1月21日,佳源国际官网披露了当天举办投资者午餐会。沈天晴在会上表示,目前初步推断是做空机构应用舆论发布不实消息,误导投资者以便混水摸鱼所致。做空机构无中生有地指控公司有两笔合共3.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未能在到期日偿还,其次又利用自媒体援用新浪乐居财经《2018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弊病的榜单,假造虚伪新闻以损害公司声誉。

  沈天晴重申,股价下跌与集团的经营状况没有任何关联,并强调集团目前业务发展非常良好,财务状况也相当慎重。另外,针对票据违约事件也再度澄清,称2018年发行的3.5亿美元优先票据已于风闻涌现前全数偿还。

  “股东质押爆仓”

  之前有投资界人士指出,佳源国际控股遭遇“洗仓式”暴跌或因券商斩仓所致。一财根据2018年半年报暴露的股东持股信息称,沈天晴的6亿股股权质押很可能遭建银国际逼迫平仓。

  不外,当时佳源国际并未发布大股东股权变动的相干公告。这份权益变动数据直到几个小时之前才出当初联交所网站上。

  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权力披露数据,沈天晴夫妇的平均减持价格为每股2.7611港元,较前一日13港元的收盘价跌了79%。

  然而,沈天晴在周一的投资者午餐会上对大范畴减持自家股票事宜只字未提。

  沈天晴当天表示,截至1月18日收盘,其控股股东地位不动摇,且将来不打消还会连续通过优质资产注入、二级市场增持以及行使回购公司股票等措施提升持股比例的可能性,以体现对集团未来发展的摇动信心。

  披露数据还显示,沈天晴夫妇在从前一年间多次减持,仅四季度就减持了4次,累计脱手近6000万股股票。当时减持价格均在13至14港元区间。

  质押股份及抛售股票或与资金问题非亲非故——佳源集团正面临巨额短期债到期的艰苦。仅在今年1月份,佳源集团就需要偿还至少5.2亿元的债务,其中一笔已经在1月18日到期。佳源集团的大部分借款都由短期借款组成,其2018年三季报显示,短期借款总额48.44亿元,较期初回升近5倍。

  汹涌消息征引其获得的一份文件称,沈天晴已经将其在佳源团体持有的98.83%股权全体质押。

  报道称,沈天晴于2017年2月将其持有的98.83%佳源集团母公司佳源创盛的全部股权质押予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为佳源集团23亿元银行贷款供应融资担保;还将其持有的明源投资44.44%的股份抵押给建银国际海外有限公司,作为由他全资领有的公司向建银国际发行有抵押票据的抵押品之一。

  佳源频曝资金问题

  沈天晴,原名沈玉兴,1985年时年26岁的他被聘任为嘉兴市乡镇企业局副局长,1988年4月曾调任嘉兴市公民政府深圳办事处主任,自1995年起正式涉足房地产业务。

  《国际金融报》称,沈天晴有冲劲跟眼光,抓住机会敢做所有,“在带领企业发展的过程中较为激进,敢于用杠杆”。

  澎湃消息称,为了给房企融资,沈天晴一直跨界收购资产、质押核心资产,还在龙头房企聚焦房地产业务时仍连续发展多元化业务。

  最近多少年,并购一直是佳源国际增加土地储备的主要方式,占比达一半以上,2016年甚至占到70%。

  在此次股价暴跌前,佳源集团频频传出资金承压的新闻。佳源集团也曾在在其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中坦言,存在较大短期偿债压力。

  《国际金融报》援引知情人士称,2008年佳源集团因资金问题差点运行不下去,后来通过民间借贷输血转危为安。2014年集团资金链再度吃紧,位于浙江省嘉兴、海盐、桐乡、海宁地区的部门名目,附近春节工程款一度拨不出来,只得再次寻求短期民间借贷,以2分、3分的成本,借上3个月。2013年至2014年,集团还通过员工融资。2017年,佳源还曾为浙江卫视王牌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台州赛区总决赛冠名,但2018年底新一季配合谈崩,因佳源资金吃紧。

  报道还引述一位熟悉佳源营销条线的人士表现:“集团拿地比较激进,喜好拿便宜的地,很多县城都去,定位不太准确,导致后期销售较难。”



Copyright © 2002-2018 五分快三www.dysswh.com版权所有